Dynamic Variation:
Offers
x

There was not an exact match for the language you toggled to. You have been redirected to the nearest matching page within this section.

Choose Language
Toggling to another language will take you to the matching page or nearest matching page within that selection.
Search & Book Sponsored Links
Search
or search all of Norway

影响爱德华·蒙克的女性人物

女性人物对蒙克的艺术及生活有着重要影响
占据和影响全球知名艺术家个人和职业生活的众多女性人物概述。
“Madonna” by Edvard Munch (1894–1895).
Photo: Nasjonalmuseet / Børre Høstland
Ad

无论从蒙克的作品还是他对当代社会的看法来看,他都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现代主义艺术家。他曾经写到:“我不会再画在室内看报纸和织毛衣的女人了。我要画那些活生生的、有喜怒哀乐和丰富情感的人。”

成就蒙克的女性人物

爱德华·蒙克五岁时,他的母亲劳拉·蒙克 (1837–1868) 因肺结核去世。他的姐姐凯伦 (Karen Bjølstad,1839–1931) 搬到蒙克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公寓中,负责照顾他及其四个兄弟姐妹。1877年,蒙克的姐姐苏菲 (Sofie) 也因为肺结核去世。

Laura and Edvard Munch
Laura and Edvard Munch.
Photo: Munchmuseet

为蒙克打开艺术大门的女性人物

蒙克的继母凯伦(Karen)是一位艺术家,她为小爱德华·蒙克打开了通往艺术世界的大门。

“Karen Bjølstad”, Edvard Munch (1889)
“Karen Bjølstad”, Edvard Munch (1889).
Photo: Nasjonalmuseet / Dag Andre Ivarsøy

蒙克的早期的部分画作围绕其母亲和姐姐的突然离世而创作。1885年和1886年,他创作了第一幅The Sick Child(《生病的孩子》),画中的人物包括他的姐姐苏菲和他们的姨母及继母凯伦。

“The sick child”, Edvard Munch (1885–1886)

“The sick child”, Edvard Munch (1885–1886).
Photo: Nasjonalmuseet / Børre Høstland

家庭成员

但是蒙克也会画健康的女性家庭成员,比如他的妹妹英格(Inger Munch,1868–1952)。英格被认为是首位为8公里长的Akerselva河拍照的摄影师,这条河像绿肺一样穿过挪威的首都。

1892年,蒙克完成了画作Inger in Black and Violet(《穿黑紫色衣服的英格》)。

“Inger in Black and Violet”, Edvard Munch (1892)
“Inger in Black and Violet”, Edvard Munch (1892).
Photo: Nasjonalmuseet / Børre Høstland

这位艺术家的初恋

1885年,爱德华·蒙克与梅丽·塔劳(Milly Thaulow,1860–1937)坠入爱河。

即使在那段恋情结束之后很久,蒙克还是无法忘记她。塔劳辜负了他的一片痴情,嫁给了另一个男人,而多年之后她离婚又再婚,未曾对蒙克有一丝留恋,这让蒙克失望至极。这段失败的恋情对蒙克在余生与女性的关系有很大影响

塔劳后来成为最早在挪威报纸上撰写有关食品和时尚文章的作者之一。

在蒙克1899–1900年创作的作品Dance of Life(《生命之舞》)中,展示了以蒙克/塔劳为主要人物的画面。

浪漫且戏剧性的恋情

在世纪之交,蒙克和拉森(Mathilde “Tulla” Larsen1869–1942有过一段热烈而浪漫的恋情。1902年夏末,在位于奥斯高特兰一座海边小镇,他们在蒙克家的画室里最后一次见面。蒙克的左手中指意外被手枪击中。对此拉森和蒙克都无法做出合理解释,凶手也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蒙克将不得不在没有最外面的手指关节的情况下继续画画和工作。

1899年拍摄的拉森和蒙克的合影看起来像是一对夫妇的合影,但蒙克从未结过婚。

Tulla Larsen & Edvard Munch
Tulla Larsen & Edvard Munch.
Photo: Munchmuseet

蒙克在1905年创作了Head by head,描绘的就是拉森和他的故事。

“Head by head”, Edvard Munch (1905)
“Head by head”, Edvard Munch (1905).
Photo: Munchmuseet

夏日小镇里的姑娘们

画作The Girls on the Bridge(《桥上的女孩》)展示了蒙克毕生作品的精髓,该系列共有12幅画作。蒙克在1901年创作了该系列的第一幅画作,该画作现存于奥斯陆国家博物馆系列收藏中。该系列画作的背景是奥斯高特兰小镇。

“The Girls on the Bridge”, Edvard Munch (1901)

“The Girls on the Bridge”, Edvard Munch (1901).
Photo: Nasjonalmuseet / Børre Høstland

爱情和友情

蒙克与女性的关系大多始于短暂、无意的初见,然后发展为终生的倾慕之情,可以说是两厢情愿。

一个主要的例子就是Ingse Vibe (1886–1945),据说在1903年,年仅16岁的她因为倚靠在蒙克住所画室周围的木栅栏上与蒙克相识。

“Ingse Vibe”, Edvard Munch (1903)
“Ingse Vibe”, Edvard Munch (1903).
Photo: Munchmuseet

他们的友情持续了数十年之久,这在保留下来的信件和明信片中得到了印证。蒙克的作品中也常常出现她的身影。

一张附着她在国家剧院演出的照片的明信片上写到:“我想向你致以亲切的问候,并让你看看作为一个好女孩我是多么美丽动人。此致,Ingse。”

Ingse Vibe, postcard (1905)
Ingse Vibe, postcard (1905).
Photo: Munchmuseet

1907年Ingse Vibe在寄给蒙克的另一张明信片中表示,在挪威,可能一百多年前就有穿着西装驾驶小船的女性了。

Ingse Vibe, postcard (1907)
Ingse Vibe, postcard (1907).
Photo: Munchmuseet

麦当娜与大师

The Brooch是一幅创作于1903年的石版画,画中的人物是蒙克的情人,英国小提琴家Eva Mudocci (1883–1953)。这幅画作的主题与他的主要画作Madonna(《麦当娜》)有着密切的关系。同年,Mudocci还出现在蒙克的其他两部作品中:The violin concert(小提琴音乐会)和Salome(《萨洛米》)。蒙克曾说她的“眼睛深邃悠远”,他在寄给她的一封信中写道:“这是从我心里掉下来的石头。”

“The Brooch”, Edvard Munch (1903)
“The Brooch”, Edvard Munch (1903).
Photo: Munchmuseet / Halvor Bjørngård

她有一双深邃悠远的眼睛”– 爱德华蒙克

奥斯陆 Ekely 的女性肖像

从1916年到1944年去世,蒙克一直在奥斯陆的废弃农场Ekely生活和创作。尽管蒙克为许多到访他在Ekely住所的女性画了肖像,但很多作品鲜为人知。

Ekely atelier, Oslo (1929)

Ekely atelier, Oslo (1929).
Photo: Munchmuseet / Munch-Ellingsen / Bono

蒙克最喜欢的一位模特叫Birgit Prestøe,她颠覆了艺术家与裸体模特的角色,她这样描述蒙克:“我觉得他很好看,像年轻的阿波罗一样俊美,像成熟的宙斯一样睿智。”她曾为蒙克的多幅画作充当模特,后来她因为多次向媒体和他人讲述作为模特的经历而为人所知,而该职业在当时通常不太被认可。

蒙克在1924年和1925年创作了关于Birgit Prestøe的画作。

Birgit Prestøe, Edvard Munch (1924)
Birgit Prestøe, Edvard Munch (1924).
Photo: Munchmuseet / Rena Li

爱德华·蒙克一生都在追求女性的热情和对拒绝的恐惧之中苦苦挣扎。他认为婚姻与他的艺术事业格格不入,直到1944年去世都未曾有过婚姻,去世时已有80岁高龄。

获得灵感

Your Recently Viewed Pages

返回顶部

Ad
Ad
Ad